福田也一直希望引进大型的国际金融总部企业

2020-07-10 18:24

张尊众:竞争肯定会存在,但是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严重。我们认为这种竞争更大程度上是互助互动的激励性竞争。前海和福田金融业定位有区别,企业会根据自身未来的定位,选择合适的地方,我认为这是很正常的。比方说它以后想主做人民币离岸业务,那么去前海非常合适;如果只是做比较基础、传统的金融服务,做面向实体经济的金融服务,那么可能来福田更好,我们二者之间的服务内容和对象有差别。

根据2010年8月份公布的《深圳市城市总体规划》(下称“《总体规划》”),深圳市今后将建成“三轴两带多中心”的新城市结构。其中提到的“多中心”指的是建立三级城市中心体系,包括福田—罗湖、前海两个城市主中心,龙岗中心等5个城市副中心及航空城等8个城市组团中心。

新确立的深圳市中心即目前的福田中心区。从地理位置上讲,它正好处于深圳经济特区的核心腹地。其目标是要将其打造成为“深圳市21世纪的cbd地区,是深圳未来城市的重要标志”。

“福田区的金融开放应避免和前海形成同质化,比如可以多向国内的民间资本开放。”宋丁说,前海是主推人民币走向国际化,而福田区如果着眼于服务中小微企业,坚持服务国内市场,就可以把企业留在辖区内,大可不必担心两个中心产生的竞争和分流的问题。

南方日报:总部经济和现代服务业是福田区的特色,特别是金融服务业,而在这方面,前海也提出了类似的目标,两者之间有何区别?

然而,随着深圳城市建设的步伐加快,经过十多年高强度开发的罗湖区,已经不能满足深圳逐渐迈向国际化的现实需求。1995年,当时的深圳市委作出了中心区西移的决定,并于1998年底启动了市中心区的建设。

“福田中心区在产业引领方面的功能被剥离和调整是必然的,但是其作为深圳市中心的地位应该不会有大的改变。这里毕竟已经是一个完善的建成区,尤其是其作为深圳市政治、文化中心的地位今后也很难被替代。”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旅游与地产研究中心主任宋丁博士分析说。

虽然福田区一直非常重视金融产业和现代服务业的发展,但也要看到,福田区的产业空间受限,目前仍是一个突出问题。而且城区显得拥挤,停车难、吃饭难等问题也一直存在,这可能是我们下一步将要重点解决的问题。

据了解,《总体规划》中所确定的“前海中心”,其核心区域总占地面积约15平方公里。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定位为未来整个珠三角的“曼哈顿”,规划中的前海合作区将侧重区域合作,重点发展高端服务业、发展总部经济,打造区域中心,并作为深化深港合作以及推进国际合作的核心功能区。

张尊众:如果将二者放到再大一点的空间范围来看,二者将共同推进打造深圳的区域金融中心,实现共同繁荣;如果放到更大一点的空间来看,打造成为华南区,乃至与香港呼应的大中华区的一个全球性的金融中心,那么更需要二者携手共同推进。

比如,有企业来这里之后,需要办公场地的话,我们可以尽量帮他们解决,在人才、住房、子女入学等方面,也会尽力帮助。再比如,很多企业技术骨干、员工没有本地户口,在出入境方面经常有困难,进而影响到正常的公司业务,我们也会积极协调有关部门,在这方面尽量帮他们“开绿灯”。

福田中心区的建设,最初是通过地铁、市民中心、图书馆、少年宫、音乐厅、会展中心等六大重点工程来推动完成。此后数年间,原位于罗湖区的深圳市行政办事机构、金融企业,也逐渐搬入新的中心区。随着众多摩天大楼的竣工和总部企业迁入,福田中心彻底奠定了其深圳中心的地位。

从罗湖,到福田,再到南山……伴随着改革开放的进程,深圳的城市中心范围不断往西扩展。目前,被外界所认可的深圳市中心区,是一块由滨河大道、莲花路、彩田路及新洲路四条城市干道所围成的面积为607公顷的区域,位于深圳市福田区。

金融产业和现代服务业目前仍是福田区的支柱产业。图为福田cbd,写字楼林立。 鲁力 摄

南方日报:当前环境下,福田区如何吸引并留住总部企业,尤其在是做大做强金融服务业方面,有哪些好的想法?

对于前海来说,福田区金融业起步相对较早,之前积累的经验教训也可以给前海的金融业提供借鉴意义,避免它在建设过程中走一些弯路。

即便同样是做金融服务业,福田中心区和前海定位也是有差别的,国家对前海的定位很明确,主要强调了深港合作、外向性、创新性,体现深港合作以及金融体制与国际接轨等方面。

张尊众:可以从两个方面看这个问题。首先,前海的产业层次定位更高端,入驻前海的企业门槛都比较高,主要是想要吸引国内创新金融的增量部分和境外企业。对于国内绝大多数金融机构来说,选择在福田落户依然是非常好的选择,事实上也有很多国内外的金融机构踊跃选择福田落户。所以很难说会存在明显的分流。

进入新世纪,尤其是改革开放30多年后的今天,深圳市产业发展和城区建设都面临突出矛盾,其中包括土地资源受限、落后产业亟须淘汰、新兴产业尚未成熟等诸多问题,深圳的改革创新需要增添新的活力。根据新的城市定位和产业发展需要,近年来,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的概念被提出并付诸实施。

虽然前海针对特定企业会有一定的政策、资金优惠,福田区没有类似先行先试的政策,但这里毕竟是已建成的城市中心,各种硬、软件环境目前比较完善,福田区的营商环境、企业综合运营成本在全市乃至珠三角地区的优势也是很明显的。从目前福田cbd写字楼的出租率来看,金融企业落户福田的需求一直都非常旺盛。

事实上,对于一些金融企业来说,相比资金奖励、税收减免等政策,能够为企业提供一个好的发展氛围以及员工提供好的工作、生活环境,可能对他们更有吸引力。

1980年8月,全国人大召开会议,确定在深圳、珠海、汕头和厦门设置经济特区。按照中央的要求,当年12月,广东省委作出决定,深圳经济特区的建设将先从罗湖开始,要将其打造成为深圳改革开放的第一个阵地。

福田和前海应当是兄弟关系,前海发展起来了,对福田是绝对的利好。如果前海的机制创新成功了,正好也为福田的金融业创新提供了现实借鉴。同时,福田的企业也可以利用与前海企业的上下游合作关系,开展更大范围的合作,谋求更大的发展。

南方日报:两个金融中心在同一座城市,有竞争也应该有合作,福田中心区和前海在产业发展方面,有怎样的互补性?

张尊众:前海是国家新批的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示范试验区,其目的是要在这里探索出一条包括金融改革在内的创新之路,让虚拟经济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目前,前海的建设才刚刚起步,但发展势头非常迅猛。

南方日报:事实上,福田也一直希望引进大型的国际金融总部企业。在吸收增量方面,二者会不会有一定的竞争?

而福田区,作为较早发展起来的中心城区,随着资源、空间的约束矛盾不断凸显,辖区经济面临着越来越严峻的考验。当前经济形势下,福田区提出了坚持高端产业发展思路。其中,总部经济和现代服务业,成为福田经济驱动的“双轮”,是稳定经济和实现可持续增长的重要推手,其发展思路与前海或有类似之处。

公开资料显示,金融产业和现代服务业目前仍是福田区的支柱产业。2012年,福田金融业实现增加值885亿元,占地区生产总值比重达37.3%,占全市总额的一半,撑起了深圳金融业的“半壁江山”,成为深圳当之无愧的金融中心。

而福田区目前更多的是传统金融业,包括银行、保险、证券、基金等等,当然也有一部分创新型金融机构,但与前海主打深港金融合作与创新是有差别的。从服务范围上讲,福田主要服务深圳及周边一些城市,和前海形成了差异化。

与过往相比,深圳的金融产业看上去盘子很大,仔细一算其实相对较小。整个深圳目前只有23家法人银行(其中13家在福田),58家分行级银行。而纽约曼哈顿,长1.6公里,只有三个中英街大小的地方,但是全球100家最顶级的银行都在那里有分支机构。伦敦金融城6平方公里,聚集了700多家银行,其中520家为外资银行。所以,我们未来的发展空间还很大,不能只盯着眼前这块蛋糕,应该以此为基础、为酵母,共同做更大的蛋糕。

另外,入驻前海的企业必须是新注册的企业,不接受已有企业的跨空间转移,也就是说它只接受增量,所以就不会有“挖墙脚”的问题,基本不会导致其他地区金融业存量的流失。

与前海相比,福田区金融服务产业起步比较早,是从服务于“三来一补”、先进制造业、高新技术产业逐步发展起来的。由于当时实体经济的发展对于金融服务的需求增加,在此基础上,金融服务业才开始诞生并发展壮大,福田的金融产业背后有11万家做实体经济的企业作为基础和支撑,这是二者一大区别。

此后,罗湖中心区的建设拉开序幕。几年间,国贸大厦、深圳大剧院、罗湖车站联检楼等相继动工完成。“深圳最早的中心区是以罗湖区国贸大厦为标志的一带。”一名参与深圳早期规划工作的高级建筑师告诉记者。

南方日报:前海在发展金融服务业方面,政策优惠更加突出,这会不会对福田区的金融业造成分流?

然而,随着国家对金融服务业政策的不断开放,加上前海的开发不断推进,福田的金融优势地位势必会受到一定程度的挑战,外界由此产生担忧:福田区的金融服务产业,似乎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在日前闭幕的福田区委工作会议上,关于福田与前海的竞合问题,也再次成为与会者的讨论热点。

这也就是说,目前的福田中心区,今后将不再是深圳唯一的城市中心。

然而,随着前海开发力度逐渐加大,各项体制创新之举频频推出及有利于企业发展的优惠政策逐渐出台,前海正越来越受到外界关注,甚至被誉为是深圳“二次改革”的试验田。

“在金融服务领域,福田区在国际化板块上没有优势,但区域性的金融机构仍然有很多留在福田中心区,事实上已经形成一种差异化。”宋丁分析说,福田中心区有相当大的功能是满足国内、珠三角企业的金融服务需要,在区位、成本等方面,福田区或许比前海更具有吸引力。

张尊众:作为区一级政府,我们能做的首先就是继续完善企业的营商环境、发展氛围,根据不同企业的发展需求,为企业做好个性化服务和综合性服务,现在福田区已经有了相关的一整套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