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是根除难——一方面

2020-07-10 07:29

据了解,2016年,国家版权局发布了《关于加强网络文学作品版权管理的通知》,明确了两类网络服务商在版权管理方面的责任义务,并建立“黑白名单制度”,对规范网络文学版权秩序具有重大意义。

此外,专家认为,应加大司法机关查处网络侵权盗版力度。对侵害著作权作品数量较多、社会影响较大的网络平台企业引入惩罚性赔偿制度,严惩分享平台“挂羊头卖狗肉”“用马甲做盗版”的现象,使侵权盗版者受到应有的法律制裁。(记者

二是取证难——盗版朝隐蔽化、地下化发展,如出现聚合转码类盗版网文app等,侵权盗版者将主要人员及服务器均设置于境外,用以逃避国内监管与打击。“网络侵权盗版已经形成了搭建网站、购买软件、获取广告、宣传推广、资金结算的‘一条龙’产业,组织成员分别掌握不同的专业技能,分工协作、跨省跨地域流动,非常隐蔽。”江西师范大学政法学院副院长颜三忠说。

吴迪认为,盗版平台海量、侵权形式多样、平台主体无法确定或确认主体后发现为借壳公司等,都为打击网文盗版带来难题,侵权者又常常打着技术中立的幌子,滥用“避风港原则”逃避打击。

免责声明:

据了解,这些盗版平台的侵权模式“花样百出”。“从一开始的盗版网站抓取内容,到现在的搜索引擎、浏览器、论坛、网盘、应用程序商店以及贴吧、微博、微信等多种传播方式,聚合、转码等多种侵权方法相结合,自媒体账号以及h5小程序成为盗版网络文学新的集散地。”掌阅副总裁、总法律顾问吴迪说,通过对流量巨大的“笔趣阁”平台进行监测,共计发现侵权小说多达35569本。

据互联网研究机构艾瑞咨询的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网络文学整体盗版损失规模为58.3亿元,网络文学的盗版损失占到同期市场规模的58.3%,远高于数字音乐的5.9%和网络视频的14.3%。

业内人士呼吁,希望版权监管部门持续监督通知的实施情况,要求第三方网络服务商主动屏蔽和删除盗版侵权链接,禁止广告联盟向黑名单上的侵权网站投放广告,切断盗版网站的利益来源。

三是维权难——诉讼程序繁琐,且诉讼周期长,权利人打官司需要消耗很大的成本和精力。记者了解到,在判赔力度方面,虽然各级人民法院近年来均给予网络文学侵权案件更高的关注,并陆续产生了一批较高判赔的司法案例,但整体网络文学侵权案件的判赔数额,仍不足以弥补权利人的损失,加之诉讼周期漫长,整体上难以给侵权人造成实质压力。

“笔趣阁”是早年“知名”的盗版小说阅读平台,靠作品的免费阅读吸引大量用户与流量,后被依法处理关停。然而,此后诸多新开设的盗版网站,挂靠“笔趣阁”之名,企图借此吸引盗版用户的关注。

史竞男 袁慧晶)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一是根除难——一方面,体系化规模化的利益链条,如中小型盗版网站与广告联盟等,使得侵权盗版行为有利可图;另一方面,网络文学侵权成本低,跟音乐或视频相比,文字作品的文件存储介质占用空间小,基本上没有服务器带宽的压力,因此盗版成本非常低廉,且盗版文件的迁移也十分方便,新的盗版站点和app不断出现。

阅文集团ceo吴文辉说,针对冠以“笔趣阁”之名在各大应用市场传播侵权盗版的行为,阅文集团仅2017年至今,就处理了近百起与该名称相关的侵权盗版行为。

记者调查发现,目前互联网上仍有大量以“笔趣阁”或类“笔趣阁”命名的阅读平台。以百度搜索为例,输入“笔趣阁”能够显示出上百家小说阅读网站。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