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的父母几乎每个星期都要带孩子往医院跑

2020-07-20 14:06

一听说有记者来采访,许多村民围了上来,一个个排着队拿着病历抱怨。一位阿婆右手抱着孙子,左手拿着4本病历,一边指着怀抱里的孙子一边翻着病历说:“这是我最小的孙子,刚刚满3个月,在他出生第二个月就已经因呼吸道感染进了3次医院,最严重的一次住了一个星期的医院。”

羊城晚报记者 李永

记者采访阿婆时,围观的村民竟然相互拿着医院的检查报告“攀比”。一名年轻男子称:“我前日凌晨痛得受不了,去医院检查是双肾结石,最大的有10毫米。”另一名年轻女子则说:“我比你的结石还大,15毫米呢,而且全身检查出石头了。”记者看到该女子的病历上写着:右肾集合系分离约15毫米(注:证明有散见的肾结石),右输尿管扩张8毫米。

潼湖镇大量采石场采砂场超标开采,使环境急剧恶化;据称永平村80%村民甚至几岁的小孩都患上结石病或呼吸道疾病

一边是粉尘笼罩,另一边是天朗气清——惠州市仲恺区的潼湖镇与东莞市的桥头镇接壤,但经济条件、居住环境却截然不同。潼湖镇“烟雾缭绕”,整日遭受粉尘包围和采石炮声的噪声污染。据称,永平村80%的村民甚至几岁的小孩都患上“结石病”或呼吸道疾病。村民表示,导致环境严重污染以及结石病多发,是因为大量采石碎石洗石,就连当地的医生也直言不讳:“就这样的环境,一看就清楚了。”

羊城晚报记者采访了永平村的一家诊所。诊所是一名惠州卫校退休老教师唐医师开的,见到记者,唐医师说:“唉!这不是人住的地方,要不是为了这里的村民,我才不愿意回到村子里来。”

据唐医师介绍,永平村几乎80%的村民都患有结石病或呼吸道疾病。他解释说,悬浮的粉尘本身就可能对人体有害,也有些无害的粉尘上吸附了结核杆菌、致敏原等物质,从而引发呼吸道疾病,最常见的有鼻炎、咽喉炎、气管炎等,严重的还可能导致尘肺,最终引起肺癌等不治之症。近年来,村民整日吸食粉尘,已经导致结石病多发,经常有村民痛得无法忍受,只有靠吃止痛药维持,“大多数是肾结石,有些甚至尿道、膀胱等地方到处是石头,连几岁的小孩都可能患上结石病。”

另一位村民说,粉尘不仅影响环境,还导致村里的水稻蔬菜等农作物大量减产,芒果、荔枝等果树也都没有了收成。

记者从病历上看到,这名小男孩叫唐子熙,今年6月17日出生,分别于7月19、29日和8月12日先后3次因咳嗽肺炎等入院治疗。阿婆说,除了小孙子外,两个大点的孙女也经常感染,他们的父母几乎每个星期都要带孩子往医院跑,进一次医院就得花好几百块钱。而且,孩子的父母也长期遭受咽炎折磨,一年到头都需要备着咽炎片、咳特灵等药品,她自己和儿媳妇还要忍受肾结石之痛。阿婆说:“自己疼痛,忍忍就过去了,可是这么点大的孩子就让他遭罪,实在是痛心。”

这些采石场主要开在潼湖镇永平村。永平村的空气中似乎都能闻到粉尘的味道。微风吹过,人的脸上脖子上便贴了一层细沙。将手机掏出来,不到一分钟工夫,屏幕上便吸附了不少粉尘。

结石村庄

空气中似乎都闻到粉尘的味道

更不用提附近的民居了,整日遭受粉尘“袭击”,门上窗户上基本上都是粉尘。一位姓唐的村民说:“以前每天都要擦好几遍,但几乎没有效果,一下子就脏了,后来就干脆不擦了。”有些村民房门口的粉尘特别厚,遇到下雨或洒水车经过,门口就出现一摊稀泥,进出非常不便。

曾经的“鱼米之乡”如今环境急剧恶化;微风吹过,人的脸上脖子上便贴了一层细沙

洒水车开过,激起粉尘 羊城晚报记者 李永 摄

村民互比:谁的结石更大更多

粉尘世界

惠州市仲恺高新区的潼湖镇,位处东江中游南岸,原本是个山川秀美的镇子,120省道和东江河贯通全镇,水陆交通都很畅通,以前一向被称为“鱼米之乡”。然而,由于大量采石场、采砂场超标开采,使这里的环境急剧恶化。

羊城晚报记者日前到潼湖镇探访,沿着120省道从惠城往东莞市桥头镇方向,从进入潼湖镇开始,沿途道路便显得十分颠簸,路上随处可见大大小小的坑洼和碎石,路两旁的树木都披着厚厚的灰白色粉末,空气中漂浮着的粉尘使能见度逐渐降低,遇有车子经过,车轮扬起的粉尘能阻挡司机视线。

村医称,80%的村民患有结石病或呼吸道疾病;阿婆控诉:小孙子三个月大就已因呼吸道感染进了3次医院

路的右边是东江河,沿东江河岸密密地分布着20多个码头,码头上堆满了沙石,不少运沙船在东江河里穿梭,河水浑浊不堪。路的左边,密布着10余家采石场、水泥厂,采石场里的机器轰隆运转,离得近的,石场灰蒙蒙的粉尘飘散到四周,离得远的,则只看见一股股“黄烟”从山顶上冒出来。

一旁的村民打趣说:“谁如果没有结石,就不是永平人。”